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n的博客

你我相聚在此共赏一片蓝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带状孢疹“切肤痛”,草药三味去无踪   

2016-10-18 15:06:33|  分类: 皮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首只有三味药的简单小方,却能治疗让人有“切肤之痛”蛇串疮。所谓“药不贵繁,惟取其效。”


带状孢疹“切肤痛”,草药三味去无踪带状疱疹俗名“蛇丹”,或称“蛇串疮”。现代医学认为是水痘病毒感染于神经所致,故其体表病灶与内在之神经走向相一致。

其主证则为水泡成串成簇,晶莹饱绽,根脚皮肤潮红,疼痛明显。

病甚者,体表病灶痊愈后,后遗之疼痛往往历久始消,常有痛至一、二年者。

其治法,医家之见解不尽相同,或苦寒直折,或透发火郁,或因其是病毒感染而直投清火解毒,或内服,或外敷。虽见仁见智,各有至理,而往往难得理想效果。

一日,读《医旨绪余》有关“胁痛”条,思索之间,猛然省悟。书中所叙胁痛之状,实带状疱疹无疑。其文曰:带状孢疹“切肤痛”,草药三味去无踪


“其弟忽左胁痛,皮肤上一片红如碗大,发水泡疮三、五点,脉七至而弦,夜重于昼。医作肝经火郁治之,以黄连、青皮、香附、川芎、柴胡之类进一服,其夜痛极,且增热。次早看之,其皮肤上红大如盘,水疱疮又加至三十余粒。医教以白矾研末,井水调敷,仍于前药加青黛、龙胆草进之。其夜痛苦不已,叫号之声彻于四邻,胁中痛如钩摘之状。次早观之,其红已及半身矣,水泡疮又增至百数。”


以文中所叙症状加以推断,此证不仅是带状疱疹,且症情严重。

孙氏之师黄古潭以肝经燥郁立论,且


“为订一方,以大瓜蒌一枚,重一、二两者,连皮捣烂,加粉草二钱,红花五分。”


带状孢疹“切肤痛”,草药三味去无踪其方与论,别出心裁,不同凡响,堪称两绝。故服后收疮敛痛有“一剂而愈”之效。

余得此方,喜不自禁。盖“医家之病,病道少。”为医者能多一治病法门,则病家少一分痛苦,此方无确定之方名,余据方中药物之组成,暂名“瓜蒌草红汤”。

未几疱疹流行,余于数日内接治五、六人,无论症之轻重,皆以上方加板蓝根15g予服。

惟全瓜蒌不用如许之多,改为重者30g,轻者15g,中者21~24g。

其收效之速,“真可谓之神矣”。轻者二、三日,重者四、五日,率皆痊可。

后凡遇此症者,概以此方投之,无一例不效者。

余所治病例中,病灶面积最大者几达胸部之半,理疗一月未愈,服上方一周即退净。而其得效之迟速,与瓜蒌用量极有关系。

故凡体质壮实者,瓜蒌用量宜适当加重,药后若轻泻一、二次,则见效尤速。

若体质不壮,瓜蒌不便重用者,多服数日,效亦可期。

《重庆堂随笔》云:


“瓜蒌实润燥开结,荡热涤痰,夫人知之,而不知其舒肝郁、润肝燥、平肝逆、缓肝急之功有独擅也。”


黄古潭可谓善识斯症者矣,可谓善用瓜蒌者矣。是知读医书不可刻舟求剑,当别具只眼,触类而旁通之。

关于甘草,余有时仅用3g,同样有效。

而红花每以1.5g为率,并不多用,而屡收捷效。

余用药不尚其多,药量不尚其重,并非矫揉造作,而是因病投药,适事为故。由是一端,余亦屡为人所贬斥,然余终不悔。

余生而不敏,但欲速去病人之疾苦。至于其他,则非余所问矣。

文摘自《邹孟城三十年临证经验集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